[美文]云林境《十月水成冰,知君有伤痛》

武享吧
武享吧
武享吧
10138
文章
49
评论
02/23/201417:24:535.5K 次浏览2

十月水成冰,知君有伤痛【作者:云林境】

十月,我看见我的高原,纯白如海,纷纷扬扬的雪花,密密匝匝地飘落下来,整日整夜,似乎永无间断。寺里的喇嘛说,雪是雨的精灵,是佛祖的恩赐,他还说,明年,会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我看着他似能洞知天意的眼神,胸有成竹的模样,心里面敬佩不已,感动如潮水般涌动。西藏是佛祖的,这片高原是佛祖的,我,亦是佛祖的,佛祖赐给我们丰收 的年景,也赐予我们平和恬淡的心境。所以,这片高原上的我们,都是有福的。我们要懂得知足,懂得深深感谢,并珍惜佛祖的恩赐,按照他的教导去感化那些冥顽 的野蛮人。阿姆爹这样说,他也是这样做的。每日每夜,我都看见他虔诚礼佛,看见他脸上永远挂着的恬淡与安然,我觉得他的心,如同高原般浩瀚无边,亦如雪峰 般纯白洁净。
  而你,全无阿姆爹的平淡与恬然,在高原上十九年了,我从末见过如你一样的高原人。焦灼与忧惧,写满了你的脸上。你在我家的院落 里,团团转圈,不安与担虑,令你时时心急如焚。有时,你亦看着浩渺的雪原,长长叹息,低头不语久久地弥望,怅然若失。阿姆妈曾说,你是一个丢失了魂魄的 人,你高高的身躯里,只是一具空的壳子。如同黄白都净尽的鸡子一样,只余下一个空空的鸡壳。亦如红蚁噬净的槐杨一样,只余下朽糠的树皮。
  阿姆 妈说过,我们高原人,人人都是医者,如那些着红衣的喇嘛一样,能看视远方人心里的疾病。她说,要想医冶一个失了魂魄的人,就要知道他曾经有过怎样的过去。 如此,方可在佛祖的面前,深深地跪拜,喃喃地倾诉,轻轻的告知。让佛祖宽厚的心胸,容纳他。让佛祖慈爱的恩惠,普照他。原谅他无知的过去,唤械他沉睡着的 内心,抚开他紧闭的双眼,并赐予他阳光的末来。
  我是佛祖的孩子,也要有宽阔的心胸,挚爱的慈祥。于是,我陪在你的身旁,观察你紧缩的额眉,也 听闻你长长地叹息。这几个月来,我最为难过的,是你的目光,如酥油将尽时的灯火,暗暗欲灭,看不到光辉,亦如坠地的雨珠,四散粉碎,空空如也,看不到生 机,亦如扬起的尘沙,迷漫升腾,茫茫无尽,看不到清澈。寺里的喇嘛说过,人只如堆沙,信念如水,将人的生命贴和起来,变得坚硬而精神,没有了信念的人身, 只是一盘散沙,聚不得精神,也汇不起生机,提不起活力。我觉得,你就是没有信念的人,你不知道佛祖的存在,也不知道感恩与知足,更不懂得把自己内心的挚 爱,惠及别人。寺里的喇嘛说过,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我觉得,你从末知晓这个道理。
  你的野蛮与无知,令你在世上生活了如许年,如盲如聋。这样 想时,怜悯就会如水一样,浸出我的心房,令我呵惜你的种种怪僻。因为理解,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怜惜,因为怜惜,所以疼呵。寺院里那扇朱红的大门前, 立着洁白的玉石碑,碑面上,写着这样的话。以前,我只是觉得这些谶语,如同厚厚佛经里那些拗口的语句一样,深奥又难懂。接近你的时间愈久,我愈是领悟了这 些话语的圣意。对你,我亦由当初的疏远与隔离,变得接近与容纳。听到你深深的叹息,我的心里,亦不再有排拆与责怪,更多了怜惜与呵护。
  想让你 在高原上,习惯那些稀薄的空气,能如我们一样自由地呼吸。我更想让你在高原上,感受到佛祖的慈悲,浓厚如海,宽大如海,雄伟如山,高耸如山。让你感受到雪 原的纯净,感受到佛祖的恩泽。你如同刚刚诞生的羔羊,落地时,你摇摇欲坠,颤抖的四肢似乎支不起身体的重量。但雪域的风会送给你温暖,高原的水,会润泽你 的心灵,佛祖无边的法力,会让你汲取活力与生机。
  十月的时候,在你来到高原这么久的日子以后,你依然会极为突然地晕厥在地,我不知是高原上稀 薄的空气令你窒息,或是你心里沉重的心事,压抑的你喘不过气来。只是在你卧倒在床的时候,看着你煞白如纸一样的脸色,我不知道佛祖会何时收走你的灵魂,阿 姆妈却说,你不属于高原,也不属于佛祖,天堂里的大门不会为你敞开。阿姆爹却依然故我,一如往昔地平淡,似乎对你所有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他默默地为你探 脉,喂药,灌奶,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而你,也总是会在他精心的照顾下,悠悠返醒。
  日复一日,我渐渐觉得,你生活在我小小的院落里,生活 在我浩渺的高原上,面对着我们赤爱的慈悲,面对着纯净的雪原,你的叹息,如水一样结成冰,深埋在你的心里,更多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你,越来越多的沉默,无 语的静坐,呆呆怔怔,忡忡如木。面对着窗外飘飞的雪花,面对着天空浩繁的星空,面对着皑皑万里的雪原,你一语不发。我不知你是在沉思,或是在怀想,或是在 回忆。只是在我虔诚诵经的时候,在我专心祈祷的时候,察觉你偶尔掠过的眼神,有羡慕,有疑问,也有向往。
  我知道,你正一天天地好起来,虽然,那些担虑与忧郁,在你的心里,结成了冰,但总有一天,它们会融化成水,流淌净尽。或许,过了这个冬季,当春天来的时候,冰结在你心里的往事,就将如雪水一样,流下高原消散于无。
  我感到很疑惑的是,你行囊中的那把琴,青檀为柄,鬃丝作弦,缀着马首。与我所见过的高原上的乐器都不相同,我不知道,你会用它奏出怎样的音乐,如寺庙里的梵乐般,庄严神圣,如吉庆时的喜乐般,欢天喜地,如悲痛时的哀乐般,低沉回旋。
  我只是盼望着,你能尽早化冰为水,拿起那把琴,将曾经困忧过你的往昔,将那些忧虑与郁结,融化在琴声里,消弥在我的高原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