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3日青年宣言片《后浪》视频(附文字)

武享吧
8502
文章
47
评论
2020-05-0720:11:462020年5月3日青年宣言片《后浪》视频(附文字)已关闭评论 3K 次浏览

《后浪》由bilibili推出演讲视频,2020年5月3日(五四青年节前夕)首播。该视频中,国家一级演员何冰登台演讲,认可、赞美与寄语年轻一代;“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

2020年5月3日,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青年宣言片《后浪》在央视一套播出,并登陆《新闻联播》前黄金时段。该视频中,国家一级演员何冰登台演讲,认可、赞美与寄语年轻一代。

“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何冰坚定又深情地声音极具感染力,让不少青年人听的热泪盈眶。随后,这段演讲在朋友圈刷屏,有网友赞其为“少年中国说现代版”。

而那句“心中有火,眼里有光”更是成了年轻人的代名词。2020年,80后、90们后都已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曾经“垮掉的一代”“一代不如一代”的刻板定论被现实碾碎。

《后浪》
那些口口声声 “一代不如一代”的人
应该看看你们
就像我一样
我看着你们 满怀羡慕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
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
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科技繁荣 文化繁茂 城市繁华
现代文明的成果 被层层打开
可以尽情享用
自由学习一门语言 一门手艺
欣赏一部电影 去遥远的地方旅行
从小你们就在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
很多人在童年 就进入了不惑之年
不惑于自己喜欢什么 不喜欢什么
人与人之间的壁垒被打破
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 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
你们拥有了 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
选择的权利
你所热爱的 就是你的生活
你们有幸 遇见这样的时代
但时代更有幸 遇见这样的你们
我看着你们 满怀敬意
向你们的专业态度致敬
你们正在把传统的 变成现代的
把经典的 变成流行的
把学术的 变成大众的
把民族的 变成世界的
你们把自己的热爱
变成了一个和成千上万的人 分享快乐的事业
向你们的自信致敬
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和否定
而内心强大的人 从不吝啬赞美和鼓励
向你们的大气致敬
小人同而不和
君子美美与共 和而不同
年轻的身体 容得下更多元的文化 审美 和价值观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
不只是我们在教你们如何生活
你们也在启发我们 怎样去更好的生活
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
应该看看你们
就像我一样
我看着你们 满怀感激
因为你们 这个世界会更喜欢中国
因为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
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
因为你们 这世上的小说 电影 音乐中表现的青春
不再是忧伤 迷茫
而是善良 勇敢 无私 无所畏惧
是心里有火 眼里有光


后浪为什么反对《后浪》?

《三国志》裴松之的注文里,写曹操钦佩孙权:“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生儿子就要像孙权,刘表的儿子笨如猪狗。按理说,曹操是标准的55后(公元155年),孙权是妥妥的80后(公元182年)。曹公的对青年人的寄语,真是“爹味儿”十足。

同样有“爹味儿”的,还有五四青年节B站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但是很可惜,何冰老师的感染力并不能掩盖这种选择的条件性。

有多少人能摆脱学业工作,去自由接触跳伞、出国旅游、极限运动、LO装汉服和五花八门的精致生活vlog呢?五四精神是忧国忧民和开拓创新,仅就视频所展现的当代青年画卷,就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学生代表的发言,往往和大部分学生没什么关系。一部企业宣传片,也不该承载为时代发声的重担。倒也不至于不配,就是牛刀屠龙,力不从心。为《后浪》所共情无可厚非,但是把那些提出异见的人打成杠精也大可不必。

正如视频里说的“君子和而不同”,包容不同观点正是多元价值的彰显。人民日报对《后浪》点赞,称青年就是立于潮头的后浪。新京报却疾呼:“无论是‘年轻人一无是处’,还是‘你们都是对的,听你们的’,其实骨子里都有一种傲慢,而不是平等意义上的理解和对话。”

一面是对《后浪》的积极响应,一面是对《后浪》的嗤之以鼻;一面是“前浪”对《后浪》的深得我心,一面是“后浪”对《后浪》的“就这?”《后浪》的争议,不仅在于本身,更在于两代人的话语隔阂。

前浪说:“大好时代,机会无数。”后浪说:“如你所愿,我等默言。”前浪花了太少的精力去了解,自以为真的懂了后浪,所以搞出了《后浪》这样看似时尚实则老套的说教。后浪花了太多的空间去抵抗,也容易看不清人生的路啊究竟是宽是窄。

鲁迅说:“青年人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古人将自己的真心话发表出来。”其实,后浪大可以自己定义自己,不需要博得前浪的认可。

让前浪演讲《前浪》,让后浪演讲《后浪》,而不是在交叉误解中增大解释成本,或许才是“平等去爹味儿”的正确对话方式。

前浪后浪,话语撕裂

尽管曹操的年纪足以当孙权的爹,但恐怕“生子当如孙仲谋”的话传到孙权耳里,他未必觉得不被冒犯。

为什么不是“做人当如孙仲谋”呢?《后浪》中展现出的前浪对后浪温情脉脉的态度,实在有几分别扭。

它的别扭在于,不直接夸你,而是把对年轻人的肯定建立在“前浪”的赞许之上。因为我们前辈觉得你可以了,所以你才真的可以了。它不同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者“雏凤清于老凤声”,而是把前浪的认可作为了一种合法例证和想当然的潜在标准。

以前我说一代不如一代,现在我改口了。不说有刻意讨好年轻人的媚态,也有弯子转得过急的狼狈。在《后浪》的口碑版图里,出现了鲜明的话语撕裂。在B站,它仍是圈层的骄傲,向外展示着五光十色的UP主生活;在豆瓣、虎扑和知乎,我们却看到了“何不食肉糜”的反思。

这个全站日排行榜的冠军,播放量已破千万。“因为年轻,所以B站”的口号在弹幕和评论区满溢。混剪中出现的43位UP主,涵盖了从电竞到美妆,从美食到健身的热门品类。B站的圈层属性,决定了这是他们的群体盛宴。

在豆瓣,“尴尬”、“最没资格”、“不懂有什么好杠的”是《后浪》大辩论的三大关键词。寒门难出贵子,阶层渐趋固定。伟大的事业已完成,激烈的战役已结束。80后失去了书写大时代的可能,但勉力完成了阶层跃升。90后生活在996是福报的年代,甚至连改变个体命运的神话也难以缔造,只是上热搜更容易了。也有人觉得杠《后浪》不对。青年节嘛,就该搞点正能量的东西。话又说回来,大家反对的也不是正能量,而是强灌毒鸡汤。不要学了一句“为了杠而杠”就到处用。每个人生活环境不同,价值观也不同,为什么不能有不同的声音呢?

在虎扑,老哥们指出《后浪》的痛点。为什么用娱乐方式暗代了真实生活和价值观?几个网红和网红玩法就代表了整个青年群体的思想吗?全片没有一处hard working的镜头,都是光鲜亮丽地玩耍、在国外玩耍。说是鸡汤一点毛病没有,毕竟是跳过论证环节直接说理。

知乎看到了《后浪》的翻车情况,并将其定性为“青少年向的视频平台,试图打入官方主流”。当然还有熟悉的中学课文仿写大赛:“那一刹那我出离的愤怒了:他,一个活在2020年的青年,居然在送快递!”

光鲜消费,岂有原罪

在《猫头鹰与小飞象》中,杨紫琼在青少年辅导中心上课,被女生怼道:“你以为你这种诚恳的样子,每天对我们说几句话,就可以挽救一个少女灵魂?”

说教应该设身处地,否则就是风凉话。电影里的杨紫琼,不愁吃不愁穿,念书不留级,老爸老妈带她出国旅游。所以当她劝导失足少女,没有人觉得她苦口婆心。

后浪们当然不算失足少女,但《后浪》的确犯了空中楼阁的错误。它的宣传观念是好的,年轻人确实应该拥抱未来。但它选择的时代横截面,是精致的消费主义万花筒。

荷兰留学的少女UP,学习工具是iPad+pencil,面前还摆了一台MAC。《后浪》说“自由学习一门语言”,那这些工具免费吗?《后浪》说“学习一门手艺”,万代高达的模型俺玩不起呀。

《后浪》说“去遥远的地方旅行”,别人失恋的时候可以去“热带的岛屿游泳”,而我只能在豆瓣劝分小组“网上冲浪”;《后浪》说“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打开一看是王思聪,和他的交集只有微博诶。

在冰岛读一本写冰岛的书,穿着汉服走在东京涉谷街头。在敦煌搞飞天仿妆嫌风不够租俩鼓风机,拿着美队的盾在上海街头晨跑。通过展示极少数人的生活剪影,告诉后浪们拥有多好的机会和时代,明显的逻辑流氓。

不贴合真正大多数年轻人的《后浪》,能鼓舞到年轻人吗?时代的进步和年轻人的困境,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有新西兰皇后镇的跳伞,而没有外卖小哥雨天的奔波。只有赛车的酷炫,而没有专车司机的疲乏。

这种“上不了档次”的真实画面,为什么被《后浪》隔绝了?因为它的取材来自B站vlog,vlog本来就是精致的景观堆积。一个本来是宣传B站内容的视频,却被强行绑架为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就不能要求没过上这种日子的青年也拍手称快。

文案不提,毕竟兼顾不了所有人。但是视频素材一堆电竞、旅游、古风消费主义产物,真的和五四精神沾边吗?如果“有钱会玩”是后浪在前浪眼中的优点,这个优点真的只适合前浪向后浪兜售更多产品吧?倒也没毛病。

《后浪》把年轻人“摆盘”得太穷奢极欲了。其实大家上的是普通大学,梦想全靠意淫,没有坚持的兴趣爱好,旅行是人挤人的节假日,工资是糊口后再攒个小钱以备不时之虞。

当然,如果我们把它看成是B站UP主的宣传片就恰当很多。他们本身就是年轻人里的翘楚,生活自然要光鲜得多。再说了,展示这种生活,本就是他们的工作。

垮掉表象,佛系伪装

校长选了个学生代表上台歌颂青春,领导们纷纷夸奖现在的学生真是多才多艺、全面发展。而我坐在最后一排,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

就连胸前的红领巾也没有学生代表那么红艳挺立,那我到底算什么呢?哦,原来我还可以选择让自己成绩变优秀呀,果然是燃起熊熊斗志的一天。《后浪》展示了“别人家的孩子”,唤醒了我被代表被支配的小忧郁。

前浪和后浪的话语割裂,已经到了互相盲视的地步。前浪说:“你拥有无数艺术文化的财产!现代文明的成果!干杯吧我的朋友!”后浪说:“房租能不能便宜点?”前浪说:“不行,大家都不容易。”

从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奔腾岁月,到2000年后的互联网浪潮,如果说前浪是指点江山,那么留给后浪的便是快被摆满的“棋盘”。物质生活是极大丰富,但后浪的成长空间确实在收窄,这也导致他们的精神世界很佯狂,且歌且舞且徘徊。无法被定义,很难被取悦,总是在佛丧之间逆转。

《后浪》里说:“那些口口声声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看你们,就像我一样。”的确,80后、90后当年居然被扣上“垮掉的一代”,这是有失公允的。比起美国的60后“垮掉的一代”,后浪根本算不上行事乖张。硬糖君甚至认为,从70后到90后,青年的思想和行为,是一个向内收、日趋保守的过程。

后浪们在现实空间里越来越向往公务员、事业编等稳定职业,而仅仅是在精神空间里到处漂泊。丧是一种表象,佛是一种伪装,这是一种时代浮萍沉沦又不甘的心态。

他们当然知道《后浪》的奋斗呼喊是好的,但也没有办法不对其中的消费主义和阶层幻象进行嘲弄。在佛系不装与热血震荡,颓然萎靡与自信爆棚,不满现实与得过苟安的相互交错与矛盾中,仍然呈现出一种寻找的渴望。

后浪并不是真的不受教,只是因为潜在的生活不可能与他们真正的对话,传统的规劝也无法给他们以满意的回答。他们从自身的生活积淀出发,对《后浪》表现出了一种警示的姿态。

这不仅仅是提请全社会投以关注,同时也昭示了后浪自身的觉醒。洪湖水浪打浪,打完前浪打后浪。浪起来是好的,但只把镜头对着美丽的泡沫就不太行。看央视版把素材一换,加入基层青年,是不是就更好服食了?

后浪不喜欢《后浪》,更多的是不喜欢其中华丽的浮荡。在这个常让我冒冷汗的世界,请再多一些真实。

2020年1月24日2020知识春晚 - 演讲视频 经典演讲

2020年1月24日2020知识春晚 – 演讲视频

《2020知识春晚》是由得到App、深圳卫视、爱奇艺联合出品,罗振宇、张泉灵、庞玮担纲主持的中国首档知识分享类春节晚会节目。晚会定位于“美好生活解决方案”,希望通过回应春节期间的诸多饭桌问题,为每个家...
罗振宇:得到App三周年全程版 [视频] 16场主题演讲 经典演讲

罗振宇:得到App三周年全程版 [视频] 16场主题演讲

2019年5月26日,得到App三周年庆。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例会上宣布,将在北京工体的一家知名夜店举办“得到三周年开放日”派对。出人意料的是,这场派对没有设置常规庆祝项目,而是由得到员工和得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