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

  • 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已关闭评论
  • 1,842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录

又名: 穹顶之下:柴静雾霾调查 / 同呼吸,共命运,《穹顶之下》是一部时长超过103分钟,以讲述柴静本人进行雾霾调查为主要内容的纪录片。《穹顶之下》这部纪录片是柴静通过现场演讲的这种方式将本该情节沉闷、节奏平缓纪录片变成了一场“故事会”。真人的演讲和视频、图片和动画交替和配合,让观众在观看时丝毫感觉不到无聊和沉重,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未来不应该是病毒、肿瘤和雾霾!

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

展开


在纪录片中,柴静试图在纪录片中回答三个问题,

“雾霾是什么?它从哪儿来?我们怎么办?”

《穹顶之下》全片103分钟,片中柴静走访多个污染现场寻找雾霾根源,

赴多国实地了解治污经验,并从国家层面和个人层面提出了行动方案。


穹顶之下的剧情简介  ·  ·  ·  ·  ·  ·“我不是多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么活”——柴静 

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

2014年初从央视辞职的记者柴静,在2015年2月28日,推出了她自费拍摄的雾霾深度调查《穹顶之下》,这也是柴静辞职后首度公开亮相。纪录片中,柴静披露了自己离开央视的原因,她称在自己怀孕期间,女儿被诊断有良性肿瘤,出生后便要接 受手术,而她自己辞职后用了一段时间专程陪伴照顾女儿。 在照顾孩子的过程中,柴静对雾霾的感受却越来越强烈,“生活在一年竟有175天污染的北京,害怕女儿有一天会问我‘什么是蓝天’‘为什么老把我关在家里’,加上全社会对空气污染问题也越来越关心,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都让她觉得应该回答这些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因此,柴静开始了这个调查。 


环保部新部长陈吉宁表示,自己昨天晚上完整看完了柴静的关于雾霾的纪录片,今天给她发了短信打电话,向她表示感谢。陈吉宁说,柴静的纪录片从公众健康的角度唤醒公众的环保意识,值得敬佩。

人去做什么,是因为心底有爱惜:这是我和雾霾的私人恩怨

我不满意,我不想等待,我也不再推诿,我要站出来做一点什么。我要做的事,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在此生。自离职央视后,沉寂许久的知名记者、主持人柴静昨日携个人视频新作 《穹顶之下》宣告归来,并在短时间内引起广泛关注。

记者了解到,这部时长达103分钟55秒的视频聚焦时下热点的雾霾问题,片中,继续柴静的深度调查风格,用将近一年的时间深度解析了雾霾的生成原因和解决之道。她也首度透露当时辞职的原因是由于女儿在其怀孕期间就被诊断患有良性肿瘤,自己才辞职专程陪伴女儿。她表示,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都让她觉得应该回答这些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以PM2.5之微小,人眼无法看到,这是一场看不见敌人的战争。”

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

关注雾霾:出于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

自去年初被曝生下女儿到去年10月证实离职央视,柴静的动向一直颇受公众关注。当时晨报就通过柴静前同事邱启明确认到,柴静在2013年底《看见》栏目停播后,便已离开央视,主要工作在家照顾女儿。

不过,柴静本人此前却一直没有对这次离职作过公开回应,直到《穹顶之下》播出后,她才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透露,辞职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孩子生病。她在辞职后打算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陪伴她、照顾她,所以谢绝了一切工作邀请。在《穹顶之下》的开头,她也用回忆的形式,回顾了怀孕时经历,“听到她(女儿)心跳的一瞬间,对她没有别的期望,健康就好,但是她被诊断为良性肿瘤,在出生之后就要接受手术。”而在做麻醉手术之前,医生曾对柴静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称这么小年纪做全身麻醉有可能就醒不过来了。柴静在片中称,孩子出生后,自己还来不及抱她一下,便被抱走了。当而她再见到女儿的时候,女儿还在昏迷中。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只是因为女儿太胖,麻醉的时候扎了很多针眼才找到静脉。柴静感慨,“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后来辞职,陪伴她照顾她,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平安健康就好。”

事实上,在《穹顶之下》中,柴静完全是用一个母亲的身份切入到雾霾问题中。她表示,制作这一公益视频的一大动机,就是源于在照顾女儿的过程中,对雾霾的感受变得越来越强烈,整个生活都被它影响了,“加上全社会对空气污染的问题也越来越关心,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都让我觉得应该回答这些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所以就做了这个调查。”

片中,柴静毫不掩饰女儿对自己拍摄这一视频的影响,“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对污染感到过害怕,去哪儿我都没戴过口罩,现在有个生命抱在你怀里,她呼吸、她吃、她喝都要由你来负责,你才会感到害怕。”她在人民网的采访中也承认:“一个人没有当妈妈之前,这个世界只跟你有几十年的关系,到此为止,我对我的一生负责任就可以了。但确实有了她之后,你跟未来世界有了关联,有了责任。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情感的驱动,我确实很难去用这么长时间做完这件事。”

穹顶之下柴静:柴静雾霾调查/同呼吸,共命运

自掏百万:调查近一年追问雾霾治理

这一调查视频的上线,也是柴静离职后的首度公开亮相。整片除了对近一年来的雾霾状况进行了数据化的对比分析外,柴静还发挥了自己采访的特长,拜访了环保、石化等多个行业和领域的专家。采访中柴静表示,这部纪录片风格浓郁的调查视频,只是个人的调研,播出也全是公益性质,费时将近一年,花费则差不多一百万左右,都是自己投资的,主要靠自己之前出书的稿费。她还强调,这一年她都是以个人身份去拜访这些专家,包括职能部门,“没人拒绝提问,在回答时都毫无保留,直面问题。”

据悉,为了完成这些难度不小的调查,柴静走访了多个污染现场寻找雾霾根源,并奔波于中国、美国、英国寻求空气污染治理的教训与经验,亲自和同伴一起拍摄、编辑视频。全片从“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三个问题切入,深入浅出地向观众讲解了雾霾的危害、产生原因、治理困难以及经验教训等等,也解释了国内不少城市雾霾的现状,比如,我国的空气污染60%以上来自煤和油的燃烧,雾霾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能源问题。我国煤炭消费量在2013年就超过了全世界其他国家用煤量的总和。车的增速也是历史罕见。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我国不得不同时面对数量和质量要求这两大挑战,我国燃煤和燃油大概存在“消耗量大”、“相对低质”、“前端缺少清洁”、“末端排放缺乏控制”四大问题。《穹顶之下》尝试揭示这几大问题背后的管理与执法困境。

柴静说,当前《大气防治法》正在修订,她已将整理的资料发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希望能为法律修订带来一点参照。全国人大法工委方已逐字看完并附上建议返还给她,表示会在修订时考虑相关问题。正在制订国家油气体制改革方案的小组成员同样收到资料,并表示欢迎更多探讨。

点击爆棚:环境问题引发不少人共鸣

昨日,《穹顶之下》 在各大视频网站播出之后,引起不少网民的关注。截至记者昨晚20点30分发稿时,各网络平台已累计播放超过3500万次,这个数字如何理解?《纸牌屋》第二季开播时,一周的点击只有2000万上下,《穹顶之下》的热度已超过了很多热门电视剧。

同时,其在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上更是引发“刷屏”效应。可以说,在环境污染这个全民休戚与共的问题上,《穹顶之下》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不要等问题出来后再去挽回。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雾霾已经成为每个人必须应对并亟需解决的问题!远离雾霾,呼吸同一片纯净天空!”不少网友认为,成为妈妈后,柴静的力量似乎更强了,也证明了柴静这次的“复出”非常成功。同时,片中“说实话我不是多怕死,我是不想这么活”等“名言”也迅速成为昨日的网络热点。

不过,对于自己未来是否会成立个人公司制作节目,柴静则予以了否认,称这次的调查纪录片,只是个人调研,播出也是公益性质,与其做事的都是自己的朋友。而她也表示,“如果将来有机会,希望仍能与他们一起,为转型中的社会做一点记录和分析的工作。”

质疑之声:以女儿病情开场是否客观

《穹顶之下》热播之时,也有部分声音表示:柴静以自己孩子的病情作为开场来切入这个话题,是否客观?一位曾经参加柴静模拟演讲的记者昨天在《这一年,我所见证的“柴静与雾霾的私人恩怨”》 中叙述道,柴静的家人很支持她讲出孩子的故事,但出于新闻客观性的考量,柴静曾经很犹豫:“在柴静的片子中,最触动我的场景便是她的小女儿,扎着俩小辫,伏在窗前,看着雾霾笼罩的世界。临走前,柴静说,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放女儿的故事。这个犹豫一定会持续到片子录制之前。”

昨日,当人民网记者问柴静,以母亲这个身份切入是否有顾虑?她这样回答:“我有一个很大的顾虑,就是说我有没有权力说到她?因为那是她的生命和她的生活,我必须要考虑说出来之后她将来可能会承受什么,这种压力最大。后来我先生说,你还是说吧,我深刻地感觉到你在有孩子,尤其她生病后,才会对空气污染这件事有了完全不同的态度。他说,这是你回避不了的一个基本动机。他说,如果你回避了她生病,这种态度里面其实隐含着一个问题,就是说好像生病本身是不好的,或者是羞耻的。不用太顾虑和紧张,要相信这个社会的基本善意。这句话对我有说服力。”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在微博中这样写道,“柴静对报道角色的处理:她讲故事的切入点是个体(女儿)遭遇,但整个片子是深度报道、调查报道,她既是参与者和体验者,但主要是报道者和调查者。”

本页收录的《穹顶之下》经典台词/《穹顶之下》经典语录根据受欢迎度排序,通过这些《穹顶之下》台词可以了解《穹顶之下》的特色。如果您也有私藏的《穹顶之下》语录或喜欢的《穹顶之下》名句。

我不是多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么活。

每次在夜空中,看到这颗星球孤独旋转,我心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依恋和亲切。将来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的孩子还在其中生活,这个世界就与我有关,所以我才凝视它,就像我凝视你,所以我才守护它,就像我守护你。

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一个穹顶,而我们习惯了低头忙碌地过自己的生活,从不抬头仰望一下头顶上那片最美的天空。但其实,只要我们抬头就会看到它的变化,只要伸手,似乎就能离它更近一点,只要众人联手,似乎就能触摸到它了。这个世界与我们有关,未来的世界也与我们息息相关。

但就是一个人知道了自己做的一点点事情,可以让事情本身变得更好,他心里面就能够踏实了。所以回头来看人类与污染的之间战争,历史就是这样创造的,就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有一天他们会说不,我不满意,我不想等待,也不再推诿,我要站出来做一点什么,我要做的事情,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是此身。

“空气中是钱的味道。”

成千上万的孩子,正在孕育,正在出生,这些河流,天空,大地,是应该属于他们的,我们没有权利只知消费,不知克制,只知抱怨,不知建设,我们有责任证明,一个被能源照亮的世界同时可以是洁净的美好的。

我们不可能改变自然条件,我们只能改变我们自己。

到了冬天,你跟孩子一块出门。雪花飘下来,她伸着舌头去接的时候,你会教给她,什么是自然和生命的美妙。

环保不是负担,是创新,创新就不能维护落后。

“你们有义务,你们有义务但没有这个权利。”

当一个产业正在被淘汰的时候,会有另一个产品冉冉升起。政府最重要的是不要去补贴那些已经要被时代淘汰掉的落后和污染还有亏损的产业,你要给新兴的产业,给它们公平竞争的机会,它们会带给你惊喜。

一个人没有当妈妈之前,这个世界只跟你有几十年的关系,到此为止,我对我的一生负责任就可以了。但确实有了她之后,你跟未来世界有了关联,有了责任。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情感的驱动,我确实很难去用这么长时间做完这件事。

在雾霾严重的时候,我们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保护好你自己和你爱的人。当我在纸上画上这只小熊的时候,我会回忆起所有,当我女儿生病,我担心会失去她的恐惧和我想要保护她的所有愿望。我希望全天下的妈妈都不必有此感受。

现在她已经长大、健康、痊愈。很壮实、活泼,还是胖乎乎的。特别喜欢大自然和小动物。但很多时候我没法带她出门。她呢就在自己的小花盆里养了一只蜗牛,每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就跑到蜗牛那里冲着花盆吹一口气。她觉得这样能帮着小蜗牛长大,她是那么的喜欢这个世界。

空气是没有墙的,什么叫同呼吸共命运,这就是

我们俩就看着这一幕,那种心情特别像一个小孩儿看着最后一颗糖,你不吃你知道它就要化了,你吃你又知道快没有了,那种又甜蜜又忧愁又气急败坏的感觉

12369,如果你不打,这就只是一个数字。

我不是多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么活。所以每次碰到有人问我你到底干嘛要做这件事情,我只好简单的告诉他,这是我跟雾霾之间的一场私人恩怨。

我要做的事情,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是此身。

从尘土里来的人,能理解开怀大笑背后的酸楚。

“那你们这些年来,你们执法连点儿牙齿都没有?”
“我现在都张不开嘴,我怕人看到我没牙。”

将来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的孩子还在其中生活,这个世界就与我有关,所以我才凝视它,就像我凝视你,所以我才守护它,就像我守护你。

成千上万的孩子正在孕育,正在出生,这些河流,天空,大地,是应该属于他们的
我们没有权利只知消费,不知克制,我们没有权利只知抱怨,不知建设。我们有责任向他们证明,一个被能源照亮的世界,同时可以是洁净和美好的

每次在夜空中看到这颗星球孤独旋转,我的心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依恋和亲切。将来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的孩子还在其中生活,这个世界就与我有关
所以我才凝视它,就像我凝视你,所以我才守护它,就像我守护你。

一个人,别说是一个人了, 一个活物,在我看来应该这么活着,春天来的时候门开着,风进来、花香进来。有雨、有雾的时候,人忍不住想要往肺里面深深地呼吸一口气,那种带着碎雨的那种凛冽的、清新的感觉。

秋天的时候你会想跟你喜欢的人一起,就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干,懒洋洋的晒一会儿太阳,到了冬天你跟孩子一块出门,雪花飘下来,她伸着舌头去接的时候,你会教给他什么是自然和生命的美妙。

成千上万的孩子正在孕育、正在出生,这些河流、天空、大地是应该属于他们的,我们没有权利只知消费、不知克制,我们没有权利只知抱怨、不知建设,我们有责任向他们证明,一个被能源照亮的世界,同时可以是洁净和美好的。

人去做什么,是因为心底有爱惜。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都让我觉得应该回答这些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人都是从无知到有知,但既然认识到了,又是一个传媒人,就有责任向大家说清楚。不耸动,也不回避,就是尽量说明白。

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这是我女儿可能会面临的一个世界。

有一天他们会说不,我不满意,我不想等待,也不再推诿,我要站出来做一点什么,我要做的事情,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是此身。

在雾霾严重的时候,我们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保护好你自己和你爱的人。

——柴静《穹顶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