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已关闭评论
  • 1,030,526
  • A+
所属分类:经典演讲

2018年12月31日 20:30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聚焦那些“成型之后、爆发之前、意料之中、视野之外”的“小趋势”,通过更多维度的事实,尽可能地还原一些我们生存环境的本来面目。下面为2018-2019年时间的朋友演讲直播信号,录像视频将在本页更新。

资源更新不易,支持站长点击一次下面广告关闭就好!万分感谢!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2018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罗振宇称过去总是关心整体发展走向的“大趋势”,但大趋势有时太宏观、太久远、太不贴近当下行动。他说:“聚焦那些‘成型之后、爆发之前、意料之中、视野之外’的‘小趋势’——这是我们能想到的,一起抵近这个世界本来面目的最好方法。”他认为小趋势的首要特点是:在趋势里面的人觉得这是一片海,在趋势外面的人觉得这只是一滴水。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知识跨年背后的“小趋势”

“小趋势”是本次跨年演讲的主题,脱胎于未来学家马克·佩恩提出的一个社会学概念。在罗振宇和经济学家何帆携手解构下,预计将成为2019年度热词。

“小趋势”之所以小,是因为它不代表绝大多数的人口。但在罗振宇看来,这样的“小趋势”却是人们理解这个世界至关重要的变量。大趋势有时候太宏观、太久远,而小趋势则对普通人的生活实践更具有指导意义。

“知识跨年”这个小趋势也是深圳卫视和罗振宇共同发起的。

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精华版全文

罗胖曾发下大愿望:跨年演讲要连办二十年。今年,是第四场,也是倒数第十七场。

在历时四个小时的演讲中,罗胖通过对过去一整年的回顾和未来的展望,连发“扎心五问”,最终揭示出——比起普通人无法把控的大趋势,真正能给所有人带来机会,从细微处引发大变化的,恰恰是我们身边的各种 “小趋势”。以下是精华版全文,与你分享。

第一部分:开篇

1、2018年,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时刻,是我听到了一位船长的故事:

6月8日,这位船长驾驶着他的货船“飞马峰号”,从美国西雅图出发,目标中国大连。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这艘船乱了方寸,一会要夺命狂奔,一会要原地打转。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这其实,是2018年很多个体的一个缩影。等待信号,个体命运好像不由自己做主。就像万维钢老师马上要出的一本书的书名——《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2018年,一些大公司干着干着突然遇到危机了,多少被公认有前途的行业,干着干着突然就遇到了拐点。甚至好多事和自己是咋干的,都没有关系。

我们不操心行业和公司层面的事,就想想咱们自己。2018年过来之后,我多少感觉,所有那些曾经看起来坚固牢靠的东西后面,现在都想打一个问号: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以前,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2、2018年,我们告别了很多曾经熟悉的人。

我们都曾经为他们哀悼过,时而还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这种感慨在朋友圈里如此密集,以至于有人说:2018年,时代结束了太多次。

但只要我们的情绪稍微平复一些,我们就应该意识到一个事实:其实并不是这一年故去的人特别多,而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从40年前开始,才有机会知道很多人。在我们的少年时代,大众媒体把他们推到了我们面前。他们成为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符号、原型、榜样、接口和拐杖。所以今年他们的离场,才对我们有这么大的冲击。

我们并不是在告别谁,我们是在告别自己的一部分。我们必须习惯,这个世界抽换掉一些我们喜欢的、熟悉的东西。

所有正在看跨年演讲的人,虽然我们岁数各不相同,但是其实都是同一代中国人,也就是“改开一代”。如果你觉得2018年有很多复杂的情绪,那正说明了,改开一代终于从青春期走到成年礼。成年的滋味总是很复杂,熟悉的也许只能用来怀念,依赖的也许必须要放手。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3、跨年演讲进行到第四年,我们越来越想清楚了跨年演讲是为谁服务的:为做事的人服务。做事的人无所谓悲观还是乐观,我们只关心如何把事做好。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做事的人和不做事的人,有啥区别?

不做事的人经常讨论一些抽象的问题:情感和理智哪个重要?理想和现实怎么能平衡?远方和苟且怎么选择?着眼未来和回到初心哪个更重要?你妈和我,你救谁?

就说最后这个问题,一个全世界男性共同面对的难题,叫“我·妈·水测试”。如果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你站岸上三天三夜,也得不出一个让姑娘满意的答案。但是,如果她俩真掉水里了,所有在岸上讨论的假设马上会具体为硬邦邦的现实。这时候选择有什么难的?你会立即作出反应。而且你还会发现,让你做决定的那些因素,和你没事瞎讨论的那些因素没什么关系。

你看,做事的人和搞评论的人,完全在两个世界。有些事情在做事的人面前,完全不难。

4、对于要过去的2018年,评论家们分析环境,有的人说悲观,有的人说乐观。这些分析,哪个我都听,哪个我也不全信。我唯一关心的是,我手头的事上具体的难处。

这些难处,好年景未必更少,坏年景也未必更多。这句话你听起来有点奇怪,薛兆丰老师打了个比方你一听就懂:宏观好坏就像全球平均气温,你要是关心人类的命运,平均气温有价值。但是你今天要出门办个事,它真没啥用。

查理·芒格说了一句更精准的话: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

2018年是很难,但是我们做事的人都知道: 2018年难,哪一年不难?

做做事的人来说,难就不干了吗?对那些不做事的人来说,难不难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伞兵,伞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一个做事的人,总要以某种方式确认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罗曼·罗兰有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还仍然热爱它”。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 直播[文字+视频]

既然这个世界另有计划,今晚就让我们重做计划。


相关链接: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7跨年演讲全程 [文字+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