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已关闭评论
  • 114
  • A+
所属分类:其他比赛

2018年10月20日“欣鸿杯”WLK威震武林世界极限格斗赛将在太仓市体育馆震撼上演,本期赛事由武警拳王孟庆浩领衔,对战德国选手帕斯卡(Pascal Schroth),本次也是两人的二番战。

有“中国战警”之称的武警拳王孟庆浩也将在当晚披挂上阵,对决堪称劲敌的老对手德国拳王帕斯卡。在不久前进行的Glory广州战比赛中,孟庆浩曾与帕斯卡展开一场激战,在那晚比赛中,身为WKU现役世界冠军的帕斯卡展现出强大实力,孟庆浩虽拼尽全力,但还是遗憾惜败。此番再次面对曾击败自己的的德国拳王帕斯卡(Pascal Schroth),对于孟庆浩来说将毫无退路,他势必将拼尽全力,力求复仇对手。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来自微博博主“这个杀手不太冷125”消息:

武警名将孟庆浩和德国悍将帕斯卡的二番战采取的是散打规则。比赛中,孟庆浩主动抱摔后帕斯卡头部垂直着地,造成对方脖子粉碎性骨折。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据内部人士透漏参赛选手没被购买保险。

这是帕斯卡今天赛后发表感受,大致内容如下: 我现在太仓住院,在比赛开局我的对手进行了违规抱摔,我头部着地导致脖子受伤。感谢上帝,除了头部外我的其他身体部位都能够正常移动。老实讲,我现在不能说话描述现在的状况。我不得不延长在中国的停留时间,等待医生的意见和更多细节。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我叫丁苗,我是一个MMA职业运动员,也是本次帕斯卡来华参赛的经纪人。帕斯卡是我的踢拳教练,也是我同一团队的战友。

九月末我接到何黎明老师的信息,希望联系帕斯卡与孟庆浩打二番战,除此之外我还联系到另外四位外籍选手,都是曾经一起在普吉岛训练的小伙伴,其中三位都有和我一起来中国参赛的经历。这是我第二次带帕斯卡来中国比赛,因为自己也是运动员,我了解每个选手的需求,每次都把大家照顾的很好,大家都很信任我。在10月10号预定机票时我接到赛事方告知是本次比赛将使用散打王规则,我的小伙伴们并没有练习散打的经历,我联系到明哥,明哥说已经与赛事方商定,有散打快摔但是摔不得分,规则和K1一样的,就像泰拳可以摔但是没有分一样,我也是同样向我的选手这样解释,因为所有行程已定,大家都勉强同意了。17号大家陆续来到太仓,住在维也纳酒店,住宿条件和周边环境都非常不错,拍摄过程和称重过程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在称重仪式上没有规则讲述,我的小伙伴略有疑问,按照惯例,称重仪式和赛前休息室裁判会有规则讲述,制裁的裁判会来告诉选手禁忌的规则以及特殊的规则,但是这个环节至始至终都没有。赛场制裁并没有使用英文,比赛是我听到裁判喊“开始”和“停”的口令,没有喊英文口令。我不想争执裁定是否公平,在我带每一位外籍选手比赛前我都会告诉他,这里是中国,如果你没有KO对手或者明显优势胜于对手,结果可能会判定输,这只能怪我们没有终结对手的能力,把结果留给了裁判。

帕斯卡与孟庆浩二番战关注度很高,我举队旗随他一起出场,比赛开局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孟庆浩就以双腿抱摔将帕斯卡头冲下砸摔在地,头向下摔是很危险的动作,很多MMA赛事都禁止了头砸地的摔法,我不太懂散打快摔这个允许摔到底是允许怎样摔,但是这个头向下摔,我认为是绝对犯规的动作!孟庆浩跳到上围绳很兴奋,周围响起观众的欢呼声。当场裁握住孟庆浩的一只手,好像下一秒就要举起来的时候,赛事老板张亭宾冲过来制止了。挣扎了几秒钟帕斯卡试图起身坐起来,我扑上擂台,按着他,让他不要动,他说脖子响了好几下,看不见了,也动不了,我听见主持人宣布因犯规本次比赛无结果。随后围过来很多人拍小视频,我坚持不要移动他,等救护车人员赶来现场,用软担架把他送去太仓市中医医院。
X光片出来后,我吓坏了,一侧的骨头因为受到外力排列异常,有明显的两处骨折,且骨折严重导致部分骨头碎片偏离了原本的位置。我真的真的吓坏了!瞬间想起了拳击电影《百万宝贝》的女主角颈椎骨折后高位截瘫的事。我们是搏击运动员,从事的是高危竞技运动!我们有强壮的身体和坚强的意志!但是面对意外发生时,我们是最弱势的群体,我们因为从事高危职业没有保险,当意外来临时,我们失去谋生的途径,不敢告诉家人,更甚至会没人照料...一瞬间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帕斯卡和我的团队及他的家人。

随后我们被安排转院到太仓第一人民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赛事老板张亭宾检查时全程跟随,安排了所有需要做的检查,也表示无论如何都会负责到底,给予他最好的治疗,等检查结果出来如果需要就马上转院去上海。意外发生时唯一的好现象就是怕是卡一直保持神志清醒,四肢活动正常,身体体征正常。他在医院情绪不是很稳定,很想回普吉岛。在医院监护一夜以及各项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医生说他的损伤目前并没有影响到神经系统,不需要做手术,固定高度支撑的支架后可以乘飞机回泰国。赛事老板张亭宾从上海定制了那种支架,医生为他佩戴后,他能站起来缓慢行走了。医生说需要休养3-6个月,他为自己这六个月的生活问题和医疗问题感到堪忧。我去律师事务所亲自咨询过之后,决定和张亭宾协商除医疗费用之外给予帕斯卡这一些生活补偿以及营养费。协商时是在病房内,帕斯卡,张亭宾,孟庆浩,何黎明都在现场,经商议后双方同意50000元现金给帕斯卡目前的生活费用及营养费,并签署一份承诺来保证承担今后医疗费用的职责。赛事方定了当天下午的头等舱机票,张亭宾亲自将帕斯卡送到机场。期间帕斯卡要求签署一份他的国外律师发来的合约,但是我咨询律师说在中国发生的事一定要中方拟定,他翻译的中文版本有很多处错误的表述,我告诉帕斯卡,张亭宾出示的那份声明才具有法律效应,他对此很不理解,最后不满意的离开了。我安排了车和朋友在普吉岛机场接他,之后他的女朋友发信息认为我一度偏袒赛事方,说我不尊重她的家人,说我不用再管这事了。对此我也表示无语,我用有限的英文,尽我全部的能力为帕斯卡争取到一些保障,我在医院给他擦手擦脸,喂水喂粥,我把他当做我的同伴,我也是运动员,在我脚骨折四个月不能比赛训练时,我记得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这一切让我回想起三年前那个冬天,2015年12月11日,在One FC马尼拉站因减重失去生命的我的好兄弟杨建斌,他失去了生命只得到了10万补偿金,我至今依然在每次拿到出场费后给他父亲汇一点钱。如果当时有这么多媒体有这么多人关注,如果他的教练Nano是一个有责任人,一切可能就不会那么悲惨!我隐隐明白了当年的男友为什么要因为杨建斌的死从此不再比赛!每次事故都会让我们反思很多。
在院期间孟庆浩来到病房探望,我感受到他是真诚的感到内疚,他说当时在台上太兴奋了,没有想要故意去伤害对方,他真的很后悔,此前孟庆浩不只一次跟我聊要去普吉岛顶级队和我们一起训练,我相信在他心里并没有复仇的小魔鬼。

我非常感谢明哥对我的帮助,在意外发生后没有任何人逃避责任,赛事方张亭宾处理事情的态度非常积极,并以一个运动员的角度体谅帕斯卡的处境,这让我感到安全。
在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幻想了一下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一切会是怎样的场景....搏击圈的各位需要且行且珍惜,请善待每位选手,公正裁定,给每个选手安全感才能让他们在擂台上尽情拼搏!请各位看客请且看且珍惜,你们看到的每个选手除了在擂台上的英姿飒爽,还有你看不见的贫穷伤痛孤独和不被理解的窘迫。各位搏击战士,请大家一定要且搏且珍惜,那些彻夜疼痛却不愿告诉别人的老伤,那些为了搏击放弃掉一切的青春.....

赛场外救护车停在不远处,是为我们准备的,只不过这一次送上车的人不是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2018年10月20日威震武林 孟庆浩vs帕斯卡(Pascal Schroth)[视频]

相关链接:2018年10月20日WLK威震武林太仓站 – 直播[视频] 孟庆浩领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