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好相处《梦游烟雨江南行》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梦游烟雨江南行    作者:好相处
江南十月天,山红地黄,草木摇曳,风轻云淡,烟雨霏霏,夕阳古道,阡陌纵横。几根竹篙点开了明澈剔 透的湖水,天干与地支在这里奇迹般的交汇成明媚灵秀的山水长卷。红枫绿树掩映中,古老的九华、黄山、苏州、杭州丶周庄,点缀其间。弯弯曲曲的江南水系在这 里如星罗棋布,河道与山脉,城池与驿道盘盘缠缠,淅淅溪风和普陀云雾,构成了江南黑白分明的山水谜局。十月的微风穿过湿漉漉的秋莲,绕过金黄色的田间,带 着谷子的幽香,轻轻的刻落在烟雨江南古城的秀山明水之间。绵延不绝的山山水水,逶迤腾挪,色彩明艳的两山挟缝中,一百八十里徽州古道龙蛇盘旋,草木菊香清 远。沧桑古道上赶考的才子书生们的行囊里,一把油纸伞斜插在精细的苏绣里,步履匆匆,西向而行,踌躇满志走向多柳高墙的长安。

秋 雨,秋风微惹涟漪;墨,画美景醉花迷;江,天一望皆碧色;南,国暮春听柳笛。淡淡水墨风,浓浓古典情。一幅朦胧景象呈现在眼帘,淡烟急雨中,那一袭青衣, 一抹青纱。走在丁香巷里的丁香女子,一转头一回眸,眼中那一抹娇羞,薰人欲醉。独自静静地漫步在西湖岸边,满载着回忆,沉吟着情怀江南-断桥残雪,思绪万 千。伤感也无来由的袭来,西湖雨丝尽凌乱,少年信步湖畔游。娇容绸伞无限情,凝眸相望寄缠绵。

一只乌篷船,船头站着携一身流云芳 草气息的青衣诗人,一路上顺风顺水,沿江而下。穿过秋雨迷朦的清弋江村,直底金陵秦淮人家。推开这扇古老的青石城门,踏过李青莲深深的车辙,一方清润的山 水扑面而来,刹那间把诗者呛得发晕,灌得半醉。“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奇峰突兀,白鹭洲的白鹭清溪回旋,在山腰横切而过,将水泽陆地相勾连为一体。 远远的山那头,山野耕作的农夫,采撷百草的药师,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身影沉浸在古色醇厚的山水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清衣桥头,风细柳斜斜,秦淮岸 边,渔火盏盏,抬头生情,俯首是诗。那个著名的、痴恋山水的杜甫诗人骑在马背上就发出一声惊叹!“故园汉上林,信美非吾土”。

灯 影秦淮,水袖歌长。秦淮河畔,莺歌燕舞,金陵城内雾霭沉沉,飘然在秦淮河畔的八位艳丽,于影影绰绰间的浅唱低吟,洇出的就是这烟雨酽酽的秦淮河。这个供人 们怀古凭吊、守望爱情的浪漫秦淮河。清溪有桃叶,流水载佳人。桃叶渡口,吴敬梓先生正在刻着“古桃叶渡”,两边有“楫摇秦代水,枝带晋时风”的坊联。王献 之所作的《桃叶歌》,正为秦淮八艳的吟唱。朱雀桥边,乌衣巷里,秦淮八艳的吟唱引来多少青衣布人,还有这漫天的雨丝还在诉说那桨声灯影里一个个缠绵悱恻的 故事。

此时,杜诗人了却了一天的公务,换上了一件青色的布袍,沿着平滑略有些倾斜的石板路向西门城外走去,行至城郊,见一弯清泉 蜿蜒东流,两岸翠竹、杂数郁郁青青,清衣河畔,两三小童骑坐在水牛背上悠悠的涉水而来,河面上只留下一对弯弯的牛角和戴斗笠小童的上半身的侧影。天色渐渐 地青暗下来,缕缕如轻烟的雨丝忽地加大,淋湿了衣衫单薄的杜甫诗人。青青的禾苗间,劳作的人们抬头望了望天空,三三两两地收工回家了。

淅淅沥沥的江南雨水中,有身穿小青袄的小孩和提着竹篮的蓝衫大人,神情怏怏地行走在坟间地头,纸钱与青烟散发出清明的味道,轻轻地撒在路上行人的发丝 上、肩膀上,渗入了悲伤的气息,此时这位江南倦客杜甫诗人心情忽地暗黯了下来,生出了许多烦恼......。“尚怜终南山,回首清谓滨。常拟报一饭,况怀 辞大臣。”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乌衣巷前,游人如织。雨还在下,我撑一把雨伞,站在历史的入口处,抖落掉千年的风尘,我想探看那远去的繁华,更希望知道这世事变迁,沧海浮沉背后真正的意义所在。

水波轻漾的湖面上,停泊着一只轻盈素雅的画舫,飘缈的烛光里映照着的独坐的伊人,轻抚瑶琴的纤纤素手下,流转着伊人淡淡的愁怅。袅袅而起的不止是浮动的 暗香,还有那浸入心脾的五音六律,声声句句里弹奏着的是伊人此生绵绵不尽的爱恋。当听者临岸隔水醉在了烟雨江南天堂般的画卷之中,可曾感觉到了那伊人淡扫 的蛾眉此刻蹙得正紧,似乎拼尽了全力,在抵挡席卷而来的情绪,然而这情绪虽不汹涌,但却片刻也不肯停息,固执地将那些笑意点点的湮没在了伊人的颜上,心 间。那是草长莺飞的江南,达达的马蹄踏过伊人青涩的心田,那片刻停留时凝眸的笑靥里,写满的是彼此不尽的相惜相恋。当执过的手尚存余温,当彼此盟就的誓言 还响在耳边。尽管彼此的面容里凝结着的是万般的不舍,征人还是随着黄昏渐渐远去。就这样一个匆匆的过客,带走了油纸伞下伊人的心,和那生生世世里难以忘怀 的眷恋。自此时光错落之于伊人,全数尽失在了这无边的烟雨之中。自此,每个烟雨空蒙的夜色深处,都只见伊人独坐于画舫之上,轻抚瑶琴,点点滴滴的倾诉无尽 的哀怨。

秋风已来,十月的金陵颜色是青红,抬眼便是“红肥绿瘦”。此时诗人打马从江南、烟雨、杏花村中走过,忽闻酒香飘,酒? 酒……借问牧童酒家何处?牧童扬笛一指,只见粉红嫩黄交影外,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起的围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上扣一排青瓦。微雨中数百株杏花如云山雾 海,白里透粉,一团团一片片,灿若繁星,娇若仙子。杏花深处数楹竹屋,淹没在细腻纤柔的水廓之间,酒帘如市,沽者似云。江南的酒家女,身着杏红色的衣衫, 青眉低低,衣袖盘盘,端着酒壶,节奏明快的穿行在食客之间,酝酿着醉人的芬芳。诗者挑帘而入,酒足饭饱之际,提笔落墨,一首沾染了杏花春雨清香的小诗落款 于青绿色的竹壁之上——“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敢栏诗人先别走,请你稍住片刻,江南无所有,请君带上一坛 《杏花村》。请君品一品江南风、月、诗、酒、花!

西子湖畔,那千年前的美人早已入睡,我又怎能惊扰佳人的幽梦呢?如莲花般羞闭容 颜,在柔柔的荷叶里沉睡千年的你,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真,我又岂敢请问你的香唇,陶醉千年?我只愿远远的守望你,用心去呵护你。坐在荡漾在西湖的小舟上, 伸手去触摸了那一湖的水,清凉纯净,大概也只有此等水泉才能称得上是天堂水吧。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感受那湿润脸庞的清风,真想一跃成为湖中的鱼,在西子 湖中自由游玩,穿梭荷叶间。我斜靠船舷上,若无所思地拨着水花,让西湖的水从手缝中溜走,想抓住,却又放开。突然间,西湖飘雨,雨滴在平静的湖面上泛起阵 阵涟漪。此刻的西湖如画般展开那烟雨朦朦的妙笔,那样的清淡而又典雅,如水墨画般仙雾缥缈,空灵流动。

在金秋十月,怀着月桂幽 香,菊花浪漫,静坐在高楼窗内帘儿下,微风吹过,可以看见那半遮半掩的美人,倚在窗前,白衣青丝头。鼓动着飘逸的罗裙,低头不语,将绿树红花裁剪玩弄,成 为手里的图。眼前的窗帘步伐阑珊,用轻盈的脚步,在风中独自跳舞。帘外是雨打芭蕉,暖风相送,红肥绿瘦。绵绵烟雨,一片情悠悠。望着窗外滴落进池子里的雨 水,通体的晶莹,滋养着尚懵懂不曾初开的大地。弯曲的老树,细细的柳条,吮吸着甘甜,露出了青绿色的宝珠,宛如是苍天的温柔,渗透进江南多情的土,洗涤大 地百年的哀愁,一切青翠欲滴夺目。

天空,江南雨丝如烟雾,似有似无,迷失所有的人物,总在仙景飘忽。伸手抚摩这江南三月的雨珠,感觉柔柔,就是一缕缕丝绸,融入掌心中,不知道是否还有纹路。一滴春雨,很细小,也很微弱,“淅沥沥,淅沥沥”却可以洗掉身上所沾的尘土。

大地,江南天地间像是一片绿色的雾,惟有暗香浮动,惊扰沉睡的美梦。抬头看看远处,柳枝轻盈,小草忙碌梳洗,娇嫩的皮肤。淅淅沥沥的春雨,飘落在高楼,碧绿的一汪清湖,平静的水面泛起一朵朵小银花。

江南,和着花影婀娜,垂下了晶莹的珠帘。宁静的地上,腾起了白烟,激起大地一片生机。清清的河里,微风轻送,展开了笑容。江南的绵绵春雨,孕育着一片新绿,如丝如缕飘落大地,一切都朦朦胧胧。

今日清早,我才记起了昨夜的梦:梦见我去了江南,在一个水草丰茂的溪边,我双手掬起了一溜溜的清凌凌的水花儿贴在我的脸颊上,滋润着我这粗燥而干涸的面 颊,水面不远处,漂浮着无数只水鸭,那一阵阵清脆的叫声,荡漾在那一拨一拨的小船上,头顶洒下了金色的阳光,这是一幅享受多美的境地,江南美,绿出江花红 胜火,秋来绿水明如兰,能不赞江南?江南,你是我梦中的那湾月,如风般轻柔,如酒般陶醉。此刻的我只愿沉醉在梦中,和你牵手走在烟雨中,永远,永远……

啊?江南水乡,江南水乡的朋友们,我奢望江南其实就是奢望江南的草木灵秀,江南的人烟聪慧,我想,我终有一天,将带着西北风尘仆仆的脚步游一趟如画的江南水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