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箬茗《相忘烟雨江南岸》

武享吧
武享吧
武享吧
10215
文章
49
评论
04/05/201423:57:376K 次浏览


窗外,烟雨如织,湮湿了花的罗幔,树的群裾。我执一盏茶细品,听着雨声潇潇,看着素白玉胚的青花瓷,思绪开始飘远……
仍记得那一年我打江南走过,那小小的窗扉掩着你的寂寞,我无意的一瞥,你素面无华,恰似那素白玉胚,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你回眸一顾的笑靥正如那青花瓷上侧锋勾勒的玄青色牡丹,含苞待放。瓶身着色,亦如你初装。
屋内茗香袅袅,拉紧我的思念飘向远方……

窗外行人稀落,偶尔扬起达达的马蹄声,却不是归人,而是过客。窗内,我是这纯情而懵懂的女子,却自从那年见过那一袭青衫后,开始思念远人。
铺一张宣纸,洒一回墨,描你略布沧桑的眉,画你微刻风霜的脸。几案上博山古铜炉里香烟袅袅,淡雅氤氲之气如云缭雾绕,冉冉升起回旋的檀香迷蒙了我的眼,泪水打落衣裙,你看不到……
也许你不会再来,我也不必再等。春花秋月,四季更迭。苦蝉残雪,依旧年年。也许多年后,我会忘了追寻,或许梦碎了无痕……

人间四月笼烟雨,江南清明多惆怅。袅袅烟,蒙蒙雨,千里江风,丝丝醉人面。我要去寻你,那记忆中江南的女子,无奈你的盈盈笑靥是洒落我枕畔的梦呓。于是我从北到南,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走过无数个思念的昼夜,只为寻你,再见一次你如花的面靥。
当今日我再次来到这江南小镇,却已记不清你在哪条巷子哪条街。我只有靠着模糊了的记忆,日夜寻找,我只怕当我再一次来到你的窗前,而你已不在。
今夜,我有一些疲倦,有一些彷徨,有一些落寞。多日的漂泊,思念的辗转,只是让我愈发感觉到你的淡雅与清幽,愈发想珍惜你的安谧与纯洁。
青山碧,暮色合,芙蓉笑隔盈盈水,落日还生渺渺愁……

明明知道你只是个过客,我却相信你会再一次来到我的窗前,于是为了见你一袭青衫翩翩,我不顾多年的等待。天又暮,月初升。今夜你是不会来了……
夜色空蒙,月华如练,云弄花影,风动花帘。这只是一个孤独的夜,庭院里有小桥流水,杨柳垂绦,但正孤独如我,无人问津,无人采撷。极目而望,一丝流云在夜的空中划过纤纤的痕,如轻扬的水袖,翩跹而舞,拂过亘古的前尘。
我仿佛看见流云下,是你,一袭闲雅青衫,渐行渐进,朝我走来。山水行途的倦色,掩不住你温和的目光,清俊的容颜,带给我隔世重逢的惊喜,似是酝酿千年的期盼。
当我伸手,试图抚摸你的面庞才发现这只是我看到的幻影。你不会来,而我也终于想要离开……

寂寞的旅途,无月不把盏,无风不登临。清风明月伴我度过无数个思念的夜。
我虽已疲倦,但不会停下寻你的脚步。江南小镇,美丽如初。我在记忆中极力寻找,顺着模糊的记忆前行。天空又飘起细雨,撑着油纸伞的女子在巷子里与我擦肩 而过,她穿着和你那年穿的一样的素色群赏,一把粉色的油纸伞低低掩着她的粉面,轻盈地从我身旁走过。一缕淡淡的檀香味,弥散在烟雨中。我看不清她的面容, 但我多希望她一抬首,能让我看见你的面容。但这只是我的痴想。
我走过这幽深的巷子,终于,终于来到了那熟悉的窗前。我把欢喜掩藏心底……
窗前,依然是湘帘半卷,袅袅的檀香在屋内回旋,香雾弥散,久久,久久地,我却未看见你的身影出现。难道,难道你已离去?我痴痴地等,你终于还是没有出现。你已离去,我又还能等什么?
在你心里,也许我仅仅只是个过客。我应该去那望江小楼,把盏而歌,忘却忧愁。

细雨飘霏清风摇。我终于还是要离开,撑一把粉色的油纸伞,走进那我多年未走过的小巷,因我日日在窗前等待,舍不得离开。
巷子里雨雾缭绕,依稀见得几个人影。远处一袭青衫的男子朝着我走近,那风神有些像你,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痴想。于是当那男子将要靠近,我用油纸伞低低掩着我的面,款款从他身旁走过,因我怕他看见我的憔悴,我的惆怅。
我独倚这望江小楼,看千帆过尽,烟波渺渺,江水悠悠。玄青色的天空映这青色的烟雨,如隔岸的守望,那随风幻化的玉蝶历万千阻隔情依旧,依然相逢无尽期。
随着这一丝烟雨,我又该踏上我的路途,渐行渐远,永远别离这烟雨的江南……

本以为可以再见你的裙袂依稀飘扬,见你远山的眉黛不染一丝尘埃,但我已不知你人面何处。
登上这望江小楼,看江上烟波,更使人愁。空气中似乎浮动着一缕淡淡的檀香,恰如那雨巷中遇见的女子身上的幽香。
青色的烟雨掩映着青色的天空,骤雨潇潇,我独倚望江小楼,举杯对这青蒙天空孤酌小饮,千帆过尽,江水悠悠。心中的孤独和惆怅化作一杯淡酒,两行清泪。举头问青天:当我再次路过那江南小镇的时候,还会遇见你吗?

经多年的等待,终于明白,我也曾为一个美丽的梦而守候,只是你注定是过客,而不是归人,所以即使我等待千年,也不过仅有初遇时昙花一现的美好。
如果你还能记起,还会去寻找,那么当你看到那窗扉依旧,人面不在,就请你将我忘记,因为我已成开始漂泊的孤舟,不会再等摆渡的红尘客。如果我们有一天相遇,还能记得彼此,那么就请淡然一笑,擦肩而过。因我曾经渴盼相濡以沫,如今希望相忘于江湖…… (作者:箬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