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 World GP 2004 Final比赛视频- 韩国汉城站回顾

武享吧
武享吧
武享吧
10246
文章
49
评论
03/21/201421:09:306.9K 次浏览

2004 K-1 World GP 韩国汉城站赛事战报。2004年7月17日午后3时,2004 K-1 World GP系列赛事中的韩国站比赛在汉城奥运体育馆正式拉开帷幕。整晚的比赛由来自日本、韩国、中国和泰国四个亚洲国家的8位选手进行单败淘汰的锦标赛和3场超级赛组成。作为第一次在日本以外的亚洲国家举办K-1赛事,FEG(K-1赛事官方推广公司)对其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首先该晚的淘汰赛被命名为Asian GP (意为亚洲大奖赛),K-1 World GP 2004 Final比赛视频- 韩国汉城站回顾
冠军将直接取得进军9月25日在东京日本武道馆举行的K-1 World GP总决赛开幕战的入场券;其次有3位K-1冠军级人物加盟超级赛,他们分别是3届总冠军Peter Aerts (在比赛前一天他不幸旧伤复发,被迫退出比赛,由新西兰的Toa顶替)、2003年新晋冠军Remy Bonjasky和号称K-1无冕之王的Jerome LeBanner。作为中国武迷,当然最关心的还是年仅18岁的散打小将张庆军。和今年4月7日参加2004 K-1 World MAX总决赛开幕战垫场赛的康恩一样,小张也来自北京盛华武术搏击俱乐部,师从昔日的散打名将邹国俊教练。在安虎、腾军、张家泼和王三侦先后饮恨K-1擂台以后,自2003年起出于种种原因中国武协停止了向K-1派出中国散打选手,K-1出于对中国市场的觊觎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民间。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邹国俊教练和北京盛华武术搏击俱乐部获得了亮相世界顶级格斗赛事的机会。

锦标赛第一场:

张庆军 vs 曙太郎

张庆军身高1米85、体重103公斤,2001/2002两届江苏省散打王重量级冠军、2003年武警散打锦标赛重量级亚军、2004香港“拳霸风云”搏击大赛重量级冠军(获得IMF重量级腰带)。作为一个不到19岁的小将,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令人深刻了,但K-1似乎仍不满足,在他们的官方主页上将小张宣传为来自中国的5届散打重量级王者,为此笔者甚至找过K-1公司相关人士专门质询此事,结果被告知这是公司出于商业考虑而为。联想到每每国内举行中外武技对抗赛之时,相关主办单位和媒体总是通过故意抬高对手从而达到事实上提升自己而后快的目的,不禁感叹“天下乌鸦一般黑”。

视频: アルゼ K-1 WORLD GP 2004 決勝戦 - part1

视频: アルゼ K-1 WORLD GP 2004 決勝戦 - part2

视频: アルゼ K-1 WORLD GP 2004 決勝戦 - part3

如果说小张是个彪形大汉,那对他的对手就不知道如何来形容了。曙太郎,身高2米03、体重215公斤,原籍美国夏威夷,1988年来到日本相扑界打拼,1993年成为第64代横纲同时也是相扑历史上第一位外国人出身的横纲,随后加入日本籍。曙太郎加入K-1可以说是K-1进行商业运作的一个典型成功案例。在此之前,曙太郎由于伤病缠身已经停止相扑比赛有3年多的时间,就在人人都在期待其伤愈复出重返两国国技馆之时,他却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2003年11月曙太郎与K-1的执行制作人谷川贞治在东京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其正式从相扑届退休并与K-1签约。这也是日本历史上有关格斗技内容的规模最大的新闻发布会,300多家媒体蜂拥而至,甚至有两家电视台中断其正常的节目而对发布会进行现场直播。没有多少理智的人认为曙太郎打K-1能够成功,并且相信促使其做出这个选择的因素只有一个——钱。在以相扑为国技的日本,横纲具有崇高的地位,但据说收入却不如想像的那么高,有消息说现任横纲朝青龙每年的收入大约5000万日元左右(将近50万美元)。远离相扑场3年后,面对长江后浪推前浪般不断涌现的后生新秀,曙太郎明白自己的机会无多,此时为什么要拒绝K-1开来的巨额支票呢?而K-1借助曙太郎的号召力将人数庞大的相扑迷加入了自己的观众群,2003年12月31日的K-1 Dynamite新年特典曙太郎与Bob Sapp一战的电视收视率超过了40%,甚至凌驾于红白歌会之上。然而K-1赛场上远没有相扑场来得那般惬意,曙太郎被Bob Sapp在第一回合KO,几乎人事不省,接着在2004年3月的K-1 World GP琦玉站又饱偿了日本第一高手武藏的低扫腿和老拳。K-1当然不愿意看到自己力推的明星总是在赛后被用担架抬走,他们希望他能在该次亚洲大奖赛有好的表现甚至夺冠,为此需要为他安排“合适”的对手,也许在他们眼里小张正是最好的人选。双方在赛前还发生了点小插曲,在媒体见面会上,小张戴了一幅墨镜,显得星味十足,和以往中国运动员稍显木讷的形象大相径庭,但曙太郎却认为戴墨镜是对他的不尊重,准备在比赛时好好教训这个“不懂礼貌”的中国小伙子。

第一回合:

双方身高体重的巨大差距使比赛开始前裁判例行的规则讲解看起来有些滑稽,往上看双方似乎怒目而视,往下看却发现曙太郎的巨型肚腩已经使两人“肌肤相亲”了。随着铃声想过,观众开始沸腾起来,也许在他们眼里无论怎么打这场比赛一定是娱乐十足的。小张以一记散打中的招牌拳法开场,只见他发力前冲,以肩关节为轴向上弧线击出一记大摆拳准确击中曙太郎的面门,大胖子纹丝未动。小张选择这种拳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它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初时看似直拳实则为上手摆拳, 其次普通的直拳不一定能克服双方显著的身高差异,这种散打特色的摆拳能够提高有效进攻距离。随后小张起左腿扫踢攻击曙太郎的左膝,旋即近身主动搂抱。几个回合下来,看的出小张的战术意图非常清晰,就是大范围的游走,有机会即主动进攻实施精确打击,然后采取搂抱战术,限制对方的反击。虽然小张竭力避免和对手硬拼、主动游走,但7米见方的擂台由于有了曙太郎的存在显得那么的狭小,终于小张被胖子逼到绳圈边,曙太郎刚刚抡起一记摆拳,但见小张一个突然变向低头反身从其如钵大拳下溜走了,形象虽然狼狈了些,但面对一个430多斤的肉山面子毕竟是次要的东西。

第二回合:

小张继续贯彻既定战术,同时加强了低扫腿的力度。在比赛之前,笔者的朋友、K-1中国事务代理人岩雄宏幸带着富士电视台的一个摄制组特意飞到北京拍摄张庆军训练的情况,据他告诉笔者和大多数散打选手不同,小张的低扫腿有一定水准,这在对曙太郎的比赛中可能发挥重要作用。低扫腿不但可以打击对手的膝关节部位和大腿部血管密集区使其疼痛难忍,而且同时破坏其移动能力,曙太郎纤细的双腿支持庞大的身体已属不易,如果再遭受打击,结果将是毁灭性的。由于小张进攻后战术意图的搂抱,曙太郎根本无法施展,几乎没有打出一记像样的拳法,渐渐地额头已经见了汗。1分21秒,小张一记右手直拳击中曙太郎面门,胖子终于晃了一晃。随后小张再次低扫加搂抱,2分20秒,小张因为消极进攻被裁判警告一次。回合结束前,曙太郎用肚子将小张顶到了绳圈角,企图用膝攻,不幸被自己肚子上垂下来的瀑布般的肚腩挡住了进攻线路。

第三回合:

这也是最后一个回合,曙太郎表现的积极起来。他在双方缠抱的时候也采取了杀伤战术,死死地箍住小张,使他呼吸困难并消耗他的体力。在一次硬吃小张的低扫腿后曙太郎居然使出综合格斗中常用的断头台(双臂绕过对手的后颈后在胸前固定迫使对手头部供氧不足)并用全身将小张压在绳圈上,就见小张的身体像张弓似的弯着,不禁让人心生恻隐。1分20秒,小张一个上步冲拳,在击中曙太郎头部的同时从其身侧呼啸而过,将打了就跑战术运用的淋漓尽致。不过其后小张再次被曙太郎追的落荒而逃,观众席上嘘声一片。两人长时间的对峙换来裁判各赏一张黄牌。看着在远处游弋的小张,曙太郎不断做着放马过来的手势,小张“置若罔闻”,两人就这么耗着,场上裁判同时也是K-1主管竞赛的总裁角田信朗忍无可忍,向两人各出示红牌一张。

加时赛:

三个回合过后,三名裁判一致判定双方打平(29:29,29:29,29:29)。加时开始,曙太郎主动进逼,小张左手大摆拳抡中,紧接着低扫腿砍击对手孱弱的小腿。不知是体力下降还是为自己鼓气,小张没做一下动作都发出“吼、吼”的声音,像在为自己配音。曙太郎似乎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几乎小张的每一拳都能击中他,1分20秒,右手直拳击中曙太郎下颚,1分40秒再次连续两记右手拳击中对手头部。最后10秒,双方发动互殴式的最后一波进攻,这也是整场比赛最激烈的10秒。

比赛结束,小张高高举起双手,他知道自己最后一回合点数占优,果然3名裁判一致判定小张获胜(10:9,10:9,10:9)。坦率的说,这场比赛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为数不多的进攻基本都是单发的一拳一腿,人们看到更多的是战术在起作用。严格的说曙太郎根本不是格斗家,他所仰仗的只是自己非人的身高体重,另外庞大的身躯使他的心肺功能受到极大限制,注定他的体力无法坚持正常的比赛节奏,同时动作的迟缓无法躲过速度更快的对手的进攻。张庆军采取游击及搂抱战术所受非议颇多,但如果我们处在他的位置上,恐怕只会将此战术贯彻的更加坚决。

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小张不得不暂时收敛狂喜准备下一阶段比赛时,他发现自己的右腿胫骨出现了异样,经医生检查疑似骨折,在这种情况下小张抱憾退出了比赛。按照比赛规则,主办方不得不临时从候补战的胜者中挑选,为此比赛被推迟20分钟进行。

锦标赛第二场:

子安慎吾 vs Dolgolsuren Sumiyabazar

来自正道会馆的名将子安慎吾身高只有1米70、体重90公斤,但确实正道会馆多年的重量级冠军,他也是常年活跃在K-1无差别级赛事上体形最小的选手之一。子安只用连续的低扫腿就轻易的击溃了现任相扑横纲朝青龙的哥哥Dolgolsuren Sumiyabazar,尽管他两次代表蒙古参加了奥运会摔跤比赛,但征战K-1赛场对他来说也许是个错误。第二回合1分零8秒,蒙古人的助手抛入白毛巾认输。

锦标赛第三场:

中迫刚 vs Lee Myeon Ju

这场比赛在正道会馆的另一位名将“金狼”中迫刚和韩国的泰拳冠军Lee Myeon Ju之间展开。2000中迫刚曾经在K-1日本选拔赛上与我国散打选手安虎相遇,结果被有争议地TKO,4年过后,中迫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而成长为日本重量级的主将,此次K-1对其夺冠也是给予厚望。Lee Myeon Ju有着24战21胜15KO的骄人战绩,果然一出手就是咄咄逼人,自始至终都处于进攻态势,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Bull(公牛)”式的选手。中迫刚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但很快稳住阵脚。双方酣战中,笔者发现这位韩国选手确实勇猛过人,但似乎有些有勇无谋,在进攻的同时几乎放弃了防守,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玩命打法。Lee Myeon Ju的进攻欲望是如此的强烈,居然有3次误击中迫刚的裆部,领受了一张黄牌。强忍剧痛,中迫刚通过准确的拳法向对手进行报复,直拳、摆拳和勾拳不断在对手不设防的头部开花,几乎将其击倒。3回合结束后中迫刚以30:28、30:28、30:28的绝对优势获胜。

锦标赛第四场:

Denis Kang vs Kaoklai Kaennorsing

身高1米80,体重94公斤的Denis Kang是韩国和法国混血,目前居住在加拿大,他的格斗背景是柔术,主要参加综合格斗赛事,水平相当不错,被认为是有资格打PRIDE大赛的人物。此次K-1首次在韩国举行,赛事主办方特意把他请来,而韩国的拳迷也给予了他英雄般的欢迎。泰国人Kaoklai Kaennorsing是本次赛事最轻的选手,年仅21岁的他已经是泰国Rajadamnmern拳场次中量级排名冠军、著名的伦批尼拳场次中量级排名第7,同时准备征战新日本踢拳联盟。在比赛前一天的公开计量中,他的身高是1米80,体重仅78公斤,以这样的身体条件打无差别级的K-1 World GP赛事,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勇气。尽管对手有着16公斤的体重优势,泰国人还是在1分40秒以一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跳上步右直拳击中其下颚,在其下坠的过程中再跟上两记膝击,Denis Kang当即人事不省,日本格斗界称此类为“失神KO”。Kaoklai Kaennorsing优势胜。

超级赛第一场:

土耳其裔德国籍选手Aziz Khattou是个令人生畏的选手,职业生涯72%的KO率,就在3月27日琦玉超级体育场,前IBF重量级冠军Francois Botha也曾倒在他的一双铁拳之下。但他的对手更是一位伟大的斗士,“飞翔的荷兰人”Remy Bonjarsky在去年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峰,摘得了2003 K-1 World GP的总冠军,他的招牌式动作是飞膝,数不清的英雄臣服在这双铁膝下。在这场比赛中,膝盖再次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第二回合1分45秒,Aziz Khattou在被Remy Bonjarsky近距离的膝击击中左手前臂后,托着它痛苦地蹲了下来,裁判马上判其站立击倒(Standing Down),读秒过后重新开战,Remy Bonjarsky再次右扫踢击中Aziz伤手的同一位置,德国人痛不可奈,裁判中止了比赛。Remy Bonjarsky优势获胜。

锦标赛半决赛第一场:

So Chul vs 子安慎吾

主办方从3场候补战的胜者中确定了韩国拳手So Chul顶替受伤的张庆军,据说他经常在一些酒吧的半地下擂台打拳。果然不出所料,So Chul完全是非正统的打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王八拳,虽然命中率低了些,但不知疲倦的进攻让子安挨了不少老拳。由于双方20厘米的身高差距,子安更多的依赖低扫腿,这一战术随着比赛的进程效果逐渐显现出来。双方在3个回合里总的来说攻势相当,So Chul的拳法有些威胁,但完全不会用腿,而子安侑于身高的劣势,无法与其对拼拳法,只好主攻低扫腿。3名裁判判定30:28,30:29,29:29,双方加时再战。So Chul一开始打出一些好拳,但可能是体力不济,连续进攻能力下降,而子安则集中火力专攻对手的腿部,So Chul每当承受一记低扫腿都露出痛苦的表情,移动能力也逐渐下降。在加时铃声响过后,So Chul终于瘫倒在地。3名裁判一致判定子安慎吾获胜,他得以进军决赛。

锦标赛半决赛第二场:

中迫刚 vs Kaoklai Kaennorsing

面对身高1米90、体重98公斤的中迫刚,泰国人Kaoklai Kaennorsing毫无惧色,用正统的泰式低扫和正蹬展开进攻,中迫刚用他一贯的战斗姿态则稳扎稳打。试探期过后,泰国人开始突入内围用箍颈膝撞,有意思的是他还使用了侧踹,不过与散打的侧踹不同,他没有展跨的动作,更像是一种正蹬的变形。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汉城奥林匹克体育馆仿佛成了泰国人的主场,观众合着Kaoklai Kaennorsing的每一个动作发出欢呼。第三回合双方缠抱中中迫刚被泰国人摔倒在地,由于倒地时他的双手都被对手缠着,没能作出任何缓冲的动作,被摔的有些懵了,爬起来后明显反应慢了。在比赛就要结束的时候,Kaoklai Kaennorsing发起了最后的进攻,连续的拳腿组合击中中迫刚,赢得了观众喝彩的同时也赢得了裁判的心。3名裁判中的1名判平,另外2人判Kaoklai Kaennorsing获胜,泰国人也进入了最后的总决赛。

超级赛第二场:

Glaube Feitosa vs Toa

Glaube Feitosa是巴西著名极真空手选手,2003年第八届极真空手世界大会第四名,人送外号“人间凶器”,他的得意技是“巴西踢”。这种腿法的关键是在抬膝后利用膝关节的张力使小腿形成自上而下砍击的态势,由于其隐蔽性和杀伤力称为极真空手中最著名的腿法之一,同时也因为巴西的极真选手做的最棒又被称为“巴西踢”,Glaube Feitosa被认为将此招运用的最为炉火纯青,甚至超过其同胞1999年第七届极真空手世界大会冠军Francisco Filho。Toa被称为新西兰萨摩亚的最强武士,与Bob Sapp相似,他对K-1的吸引力也来自其1米92身高和130公斤体重的非人体魄。此战堪称Feitosa展现“巴西踢”的最好战例。1分40秒,Feitosa在Toa认为安全的距离上,在抬膝后乘他还在判断来腿的角度时强力扭转自己的膝关节,使左腿小腿越过Toa双手的防守,就像排球中的“超手进攻”,用胫骨从上而下猛烈砍在Toa的脖子上,萨摩亚最强武士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安详地躺在了拳台上。

超级赛第二场:

Jerome LeBanner vs Terrence Reasby

法国人Jerome LeBanner虽然没有夺得过年度K-1 World GP总冠军,但他却是拳迷心目中的无冕之王,身高1米90、体重123公斤的他外号“巨体”,尽管因为2002年总决赛中被Ernesto Hoost将左臂踢成粉碎性骨折后修养了将近两年时间,在最近的K-1官方民意调查还是显示他是观众最希望看到的选手,同时也是夺冠的大热门。他的对手Terrence Reasby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综合格斗选手,尽管只有23岁,却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29战28胜的记录,另外在业余拳击赛中也取得了6战5胜的好成绩。但在LeBanner面前,仿佛一切对手都成了“纸老虎”,法国人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迫不及待地冲到猎物前展开撕咬,连续的拳、腿、膝组合雨点般砸在对手身上,尽管Terrence Reasby如同LeBanner般强壮,尽管他奋力抵挡,但仅仅在第一回合53秒他倒在了法国人组合拳之后的右膝击下。一个完全状态的LeBanner又回来了,此时距离他的上一战已经整整10个月了,对于拳迷们来说虽然等得辛苦,但只要他踏入拳台就意味着精彩的比赛得到保证。

锦标赛决赛:

子安慎吾 vs Kaoklai Kaennorsing

比赛甫一开始双方大斗腿法,两条腿同时低扫仿佛发出金属般碰撞的声音。Kaoklai Kaennorsing一记正蹬将子安放了出去马上上步冲膝,滑身而过。第二回合开始后,Kaoklai Kaennorsing开始更频繁的使用正蹬,本来在泰拳比赛中一般正蹬主要是用来控制和对手的距离,杀伤对手是次要的,但泰国人的正蹬确实两者兼得,既让对手不能近身,又使其看起来狼狈不堪。子安还是坚决的使用低扫腿,同时觅得机会及贴身施以组合拳。相比较而言,子安的拳法意识较强,而泰国人更注重腿法与膝法。Kaoklai Kaennorsing似乎更偏爱中段扫踢,总是以进攻对手的腰部来回应其低扫踢。在第三回合的最后一秒,子安使出了一记舍身技,可惜没有成功。虽然在笔者看来泰国人占有一丝微弱优势,但3名裁判还是都给出了平的判决。加时赛开始,泰国人加大了正蹬的力度,几次蹬到子安的脸上让其踉踉跄跄。双方酣战中,Kaoklai Kaennorsing不小心头撞子安被出示黄牌。在回合的最后几秒钟,泰国人一记漂亮的左高扫击中子安的头部,子安摇摇欲坠,但裁判并没有指其为“站立击倒”,3名裁判再次一致判定双方打平。比赛进入到第二个加时,这也是子安今晚的第11个回合,可以想见这已经接近人体的生理极限了,但子安没有丝毫的退缩,仍然一如既往向对手扑去。泰国人连续的中段扫踢让子安吃苦不少,1分30秒一记正蹬几乎使子安转了个圈。子安明显的是作困兽犹斗,瞅准机会就施以低扫踢,但在韩国人身上屡试不爽的招式在泰国人身上却不灵了,要知道在泰国比赛承受的是最坚硬的胫骨的砍击。Kaoklai Kaennorsing越战越勇,他干脆放弃了拳法进攻,完全专注腿法和膝法,他的一记正蹬蹬在子安的脸上将其放倒,据说这在泰国对一个泰拳手来说属于奇耻大辱,但此刻子安已经顾不上考虑这些了。双方缠抱在一起的时候, 正好最后10秒钟的计时开始,两人都没有采取什么动作,好像在等待比赛锣声的敲响。赛后Kaoklai Kaennorsing高高举起双臂,因为他知道这次裁判没有任何的理由剥夺他的胜利了。3名裁判一致判定
Kaoklai Kaennorsing获胜。这位泰国小伙子在将650万日元的奖金收入囊中的同时,也为自己挣得了通往9月25日日本武道馆2004 K-1 World GP总决赛开幕战的入场券。

如果没有Kaoklai Kaennorsing和三场精彩的超级战,本次比赛也许是K-1历史上最乏味的一次。综观本届K-1亚洲大奖赛的锦标赛,水平可谓乏善可陈,因为8位选手中被认为最好的中迫刚和子安慎吾在K-1也只能算是二线选手。感谢Kaoklai Kaennorsing,他以瘦弱之躯在一个巨人林立的舞台开辟了自己的空间,继Buakaw Por Puramuk夺得K-1 Max总冠军之后再次为泰拳赢得了荣誉,而他也作为K-1World GP系列赛历史上体重最轻的冠军被载入史册。张庆军对曙的胜利虽然由于比赛本身缺乏技术含量说明不了他的真正实力,但他毕竟止住了中国选手在K-1赛场上的连败势头,富士电视台未加删节的播出该场比赛是以往所有中国重量级选手未曾享受的待遇,这必将极大的提高他在日本格斗界的知名度,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他将再次出现在K-1赛场,在这个意义上小张应该感谢曙太郎。邹国俊教练的北京盛华武术搏击俱乐部在以民间名义打入国际搏击市场充当了急先锋,这对以往中国武协的垄断是一个挑战还是一个补充?中国武协将如何面对这种现象、其它民间机构将如何跟进?让我们拭目以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