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霖铃雨弦《春光无限好,故人已天涯》

武享吧
武享吧
武享吧
10131
文章
49
评论
03/05/201400:12:0410.1K 次浏览

【一】冬之外,春之内
  立春一过,“春”便算是真正的来了,但是在这偏寒冷的北方,又有“春寒料峭”一说。所以,本该是一个风筝满天、莺歌燕舞、花红柳绿的季节,也该是一个风软雨细、蛙啼鸟鸣的季节,而在这里,这样的如画风景,则只能从幽香的新书页里闻得到,从荧屏上看得到——那个我们在意念里沐浴了许久的春光骀荡的阳光午后。
  故,春日的扉页上仍旧爬满着腐枝锈叶,冬遗留下的残痕,斑驳可见。让我觉得“春”风华正茂的躯体被一层浊物裹缠着,无倾城容,亦无摄魂香。而那薄如蝉翼,媚如金丝的轻纱被埋在春的深处,和想象里的五彩缤纷无关,和词汇里的万紫千红也不相干涉……
  忽的就想起自己遗失的那些美好时光,感叹之余发觉,我们的人生之春,也尚且如此罢了!
  
  翻着偶尔路过的伤感,才读得懂那个时候写在我们日记中的好高骛远和藐视昆仑尚且低的可耻之言。
  回忆属于我们的那个春天,那些个脸颊绯红,春晕正浓的时节,我们轻笑时光太慢,慢捻课堂太深,轻看春花常在,笑尽河畔上那些含情脉脉、手挽着手散步的高跟鞋和眼睛男。
  那么美丽的春之躯,我们则用一套灰涩的衣衫遮挡了太多的袅娜枝,娉娉影。所以,我们辜负了自己的青春,辜负了时光的妖娆和恩赐。
  我们不懂得如何装扮我们美丽的躯体,不懂得如何珍惜美好的时光,只是胡乱的一把散发,一滴童霜,一双白球鞋,一身扣错系,灰暗而宽散的衣裳,一副慵懒的模样……
  不懂得风情万种,不晓得春日花儿会凋谢,笑嘲那些个缀满“珍惜时光”的语言,自然瞧不得那些描绘着关于春的诗行短句。总是觉的,我们尚年幼,流水落花都无情,我们又何苦那般,把许多不起眼的朝阳之光和余晖之惠看的太珍重?那个时候的我们,总是以为,那些横生于老人们脸颊旁的皱纹只是遥远的传奇之说,而那些人生古稀的故事更与我们何干?
  所以,错过了太多不该错过的美好,错过了太多一生再也没有的风景线,错过了今生相互成说的誓言。曾经那双朝思暮想的手,等百般相思的时候,才发觉已然不是当初的那般一心一意了。
  一切,只因我们太轻狂,以为人生的春也如这大地上来来回回的春一般,凋谢了的花儿,温柔过后,依旧会开出当初的馨香,供你采摘,任你观赏。
  
  而今,望归万里苍穹,点点风筝。显然,又是一个季节的轮回。
  常常的感叹,四季的轮回,是多么令人向往和羡慕的轮回!不像我们人生的春天,也不如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之季,去了就再也无法回来了。即使回来了,也是另一番景象,桃花虽是往昔的红,只是花下的誓言早已腐化成尘土,散了当初的美好,一片物是人非的寂寞。
  雪白的冬来了去,去了又来,曾经那个懵懂的春天也追逐着冬之步伐,来了,不管不顾的来了,似乎从来不知道疲倦该怎描绘?
  居住在北方的人都说北方的春深,太寒。
  但是,只要我们闭上眼睛用心去触摸,还是能从冷风穿越的缝隙之中寻觅到春天的气息,一缕缕,一丝丝,温柔而体贴。
  晨醒之间,沐浴在湿润的雾里,更似有飘飘欲仙的错觉。
  我想,这样的春,除了狂放粗野、凄然荒凉的表象之俗,还有喷薄欲出的柔韧之质。可惜了我们肉眼凡胎,看不穿他们努力的心思。
  这便会使我想到我曾经被忽略的青春,正如“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形容,春来的时候,围墙再高,庭院再深也是遮挡不住其风姿卓越的绽放。
  看似粗衣烂衫的裹缠之下,实有蠢蠢欲动的灵魂,如地下等待发芽的小苗儿,希望被人发现,希望能生长出最美的枝桠,希望吸引陌上的青年。
  只是,我们没能好好把握那个已经远去的春,奈何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二】春还在,人已天涯
  二月,像是春刚刚发了的嫩芽儿,探探脑袋,四处张望风的嘴脸,害怕还太冷,又害怕误了良辰美景。
  二月,是一个诗意烂漫的季节,是一个使人浮想联翩的季节,也是一个枝头霜白,池底流水鸣的季节。但是在我脑海里,浮现而出的,更美的词语当是“烟花灿烂、风筝满天”了,所以,这也是一个最适合放烟花的季节,更是一个最易惹人相思的季节。
  但今年的烟花让夜扑了空,让恋人扑了空,也让相思扑了空。
  沉默的夜空让我失落了许久。那轮明月,不懂我的心,传不了你的情,亦或许是你从没有望向寒冷的月光,不懂我投放在那儿的相思和遗恨。
  我看得见几许烟花的身姿,但显的太过怯懦,不美,反觉有些凄凉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着,使人浮躁难安。
  是啊,不管是盛世烟花,还是寂寥的几朵,但终究不如你曾经写给我的诗行那么让我迷恋与痴思。但只要烟花绽放的刹那,便能让我想起曾经遗弃在岁月里的浓情蜜意,想起那耳鬓厮磨间的恩爱与娇羞。
  那种感觉,如食了太多的蜜,除了钻心的甜,还有隐隐的疼。
  
  回想每一句你说过的话,此时此刻,我该相信,真的该相信你的一语成谶。我们的缘,天书定,总是那样不约而同的错过,错过了每一次可以牵手画眉的情。
  真该放弃了吗,真的该断了这相思情?真的该在这个万物复苏,百事可乐的新的希望之页上画上最终的句号了吗?
  请神奇的春赐予我智慧吧!
  
  忽然想起白落梅的《相思莫相负》里有一篇叫做《春光无限好,故人已天涯》的文章,文章里有这样的一句话:其实,每个人都只是过客,没有谁,可以陪谁走到人生的终点。
  后又有诗附曰:
  不必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花,
  又装饰过谁的秋千架,
  只不过有人,
  从早春的邻家,折到自己的闲窗下。
  以为可以,挽住一段春的牵挂,
  反瘦减了青春韶华。
  春还在,人已天涯……
  是啊,这个女子说的多好啊,每个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不过是个行尸走肉的过客罢了,如诗所说,春还在,人已天涯。
  就如今夜这些寂寥的烟花,再怎么入情的绽放,也始终绽放不出你曾经诗里的洛河情长;绽不出我心中如汩汩水流,难尽的疑惑;绽不出你双眼里的可天长地久,可海枯石烂的圆月心结;绽不出我朔望间不断轮回着的断肠的思念。
  只有被风吹散的灰烬,在空中洒落的时候,还能听得见落寞的哀叹,哀叹我们早逝的春,哀叹我们稀疏的缘。
  
  今夜,独自颦立在距离你最近的那座楼阁上,痴望着你的楼,想象着你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但时间过往,渐暗的夜色告诉我,即便是我望断高楼,望断苍穹,奈何也看不见使我思慕许久的身影。
  站在河畔对岸,一遍遍的数你的楼层,唯恐眨眼刹那间数错哪一个数字。一遍遍的数,一遍遍的错望,即便不眨眼,即便盯到双眼泪花。你的楼层,我终究还是数不清,盯不准,你,仍就没有在任何的一个窗口闪现。
  仿佛听见你说:“我藏在这苍茫的夜色里,藏在这灯火阑珊处,你看不见,也觅不到,别再找了吧,别在找了罢……”
  我绝望的徘徊,失落的收回苦涩的眼神,离了那岸边的霓虹与泥泞。恨自己太痴狂,恨自己太无能,恨自己太懦弱,不懂怎么离开,不懂怎么放弃,不懂怎么笑,也不懂的怎么哭,只是一阵阵的疼,碎了心,惊了梦。
  
  【三】二月烟花天,却无荼蘼艳
  这个季节唤做春,却无春。
  是二月烟花天,却无荼蘼艳。
  顷刻间,我便不懂如何怀念?
  等吧,我相信,在这样一个月圆夜,团圆日,情人节的小城里,至少还有一朵烟花我定能看得见,至少有那么一朵是属于我的,即便不璀璨耀眼,不轰轰烈烈。
  洛水河畔,我以一个怀念的姿势站立在烟花之下。
  曾经的那场盛世烟火,绽放过爱情里的月圆。
  曾经的光艳,不变。
  曾经的色彩纷呈,不变。
  我的寻觅和思念,亦不变。变的是那当初只装着我们的天空,而今,装了别人太多的梦,却怎么也容不下我们共同凝眸的那朵烟花,容不了我们不被光环照耀的爱情。
  
  深深的,我再一次想起了你笔下的风花雪月事,想起了你眼中的千年之许,想起了那个春光骀荡的季节里,你比春风更旖旎多情的衣袖,那些飘荡着流年与婵娟的云彩,以及你勾勒在那云彩上的相守的梦。
  今夜,你也会想起那个遥远的荡着痴情的梦吗?或者是我,或者是我们,或者是我们曾经一起谱写过的热血青春?
  
  我情不自禁的回首,那个童真、无知的,毫无羁绊的,狂野着冷酷到底的“季节”,那时候的梦,就像一只孤傲的雄鹰,翱翔于云端,忘情于眼底的广袤与无垠,却从没有想象过该如何下落,直到有一天被绝情的云彩遮没了路程。
  于是,我们把梦的羽翼寄托于一片片轻盈而柔软的云,飘着,忘情的飘着,居无定所的飘着。
  飘着,飘着便忘了我们的青春已经过半;
  飘着,飘着便也忘了我们的花期依然凋谢;
  飘着,飘着便在不知觉中发觉,当初那双雄鹰的翅膀也在湍湍的岁月里缩水,成了一只志微树枝的麻雀。
  那份卷着裤管和小伙伴们在泥潭间嬉水的纯洁,骑着木马不懂什么叫分别情的单纯,今日都化作云烟散了,散的没了根。
  那段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细数星星的光阴,那些在夏夜里学知了鸣叫的孩童们,也不存在了,镜子里没有留下,墙角的倒影里没有留下,只是在遥远的陈旧的回忆里,泛着黄,泛着白。
  那一片片写着“悸动”的树叶,那份灰尘遮挡不了的青春和羞涩,那把撑起初恋的伞;那一首首唱着感动与躁动的歌曲,风靡了情窦初开的我们。却都在不知不觉中,在我们毫无疼痛的时刻就印上了深深的沧桑的痕迹,每一条,每一道都是岁月侵蚀过的证据。
  
  于是,童年游去了遥远的下游,青春飘去了高远的苍穹,爱情的火种奄奄一息的摇曳在沙漠深处,活不出绿叶,却也舍不得放弃思念。
  你的脚印,你的笑,你的美丽柔婉,于岁月的浪淘中,渐觉得的浅了,淡了,风化了。
  而我的心,似乎更觉得疼痛了,便也痴痴的忆起以往的痴狂与不顾一切。
  
  【四】春惘然,思惘然,情惘然
  剥离一切,原来只剩下那枚你笑着递给我的“爱”还心甘情愿的陪伴着我,不曾抛弃,不曾嫌弃,不曾耻笑。在岁月的流淌中沉淀了,沉淀在原地,从来就没有流淌过痕迹。
  只是,流水长存,情缘易分,就恍如璀璨不可一世的烟花,尽管当初如何的轰轰烈烈,终归有调谢的时刻,尘世间的一切,皆有殆尽的宿命。
  自然,我们早已断了的情缘,在百十场烟花之后,也成无可复燃的灰烬了。
  
  回首相思的时光里,我们摸遍所有曾经相爱的栏杆,却不记得是在哪一个无情的春天,我们厮守着月儿的那道栏杆已成斑驳一圈,而后,就那么断了,再也续不起来。
  你手里的玫瑰枯萎在夜色的等待下,我负了自己的情,负了玫瑰意,也负了君的柔肠蜜语。
  一场场错过的春,一场场错过的烟花,一场错过一生一世的情缘,一生难以释怀的思念……
  这一切,我解释不了的错解,解不了的你的心结,还有我的那场如刀绝般的惘然,春惘然,花儿惘然,月儿惘然,蝶儿惘然。
  错了,是我太倔强。
  错了,是你太在乎。
  错了,是我们的缘分太绝情,绝的恰到好处。不曾将那份缘剪成两断,也不曾让根相连,只留些一触即疼的丝儿相绊着。恰到好处的恨,恰到好处的疼,却满溢了的爱,结满了情。
  不说一句别,却别了曾经,别了今生,别了梦中,别了阳台行雨的恩爱情……
  
  你说,烟花易冷,人事易分,我以一个祈福的姿势匍匐在佛的座下,轻轻的,虔诚的问,缘,何处起身,何处落身?
  而佛回我的,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不知道。
  
  真的好想,好想也在指缝间夹一支名牌香烟,模仿你当初站在我眼前优雅而深情的模样,吐着一个个圆如环儿的雾色烟圈。再学着你那样没心没肺的笑一笑,吹着清脆的口哨,抛下一个不知名的媚眼,消失在阳光和微风里,留我偷偷的笑,怯怯的笑,富裕的笑……
  这是你曾经用潇洒许给我浪漫的诗经,却在后来的境遇中,让我读成了颓废的字行,解成了伤心的梵文。
  也许我太不解风情,也许是这尘世间的缘分太会捉弄人,也许是我蜕变成俗如原野梯田间的草蒿一般,再怎么努力,也悟不透春当初呼吁的情话,也悟不透你赐予我的绝情的天书。
  
  我知道,今夜,我将与睡眠无关。
  今夜,在心底为自己点指烟吧,或许还能嗅得见这早春的气息,嗅得见你身上淡淡的烟草香,嗅得出你发间的叹息。
  我想,当我等到所有的烟花谢幕时,所有的春花落谢时,三生三世的情缘风化时,我定还能看得见你依依不舍的回眸,看得见你无可奈何的那深深一瞥。
  
  面向着你的楼阁,我站的谨慎而矜持,闭上本就看不见你的双眼,让心底的意念将我的灵魂托起来,落向你睡熟的窗口,看你一张一合的鼻翼,看你调皮的翻动每一次身体,听你梦里的呓语,直至黎明。
  黎明时,我睡去了,你的笑,像昨夜的烟花,瑰丽了我的梦,散了我的离愁。
  我嗅到了,你温热的气息……
  可是,黎明,我便要和你睡熟的楼层言别了。我望着有星星灯光闪烁的高楼,数着你未醒的梦,踏上了西行的路。
  抬头看见寥寥无几的星星还在深蓝的天空上倦怠着身躯,一眨一眨的,不肯离去。那么,就让我借这遥远的微亮,来祭奠我同样不肯离岸的相思,祭奠这荒芜的不肯干枯的情。也待梦里那漫天的烟花散尽时,好为自己留一星点儿的亮光,照亮在回去现实的路上……
  别了,梦里心爱的城。别了,满月里飘荡的烟花之行。别了,故乡还藏在庭院深处的春。别了,缘里的一切多情与痴情!

继续阅读